河北涿州小產權房誰來監管 農民工工資何時兌現

跟蹤   來源:華夏小康網  責任編輯:百花殘  2019-12-25 17:24:10
  近日,一段河北張家口市蔚縣信訪局局長“怒斥”企業負責人,為農民工討薪的視頻引發熱議。
 
  “他們是最弱勢的,你們欺負弱勢群體,拍拍你自己的良心,拍拍你們的良心問一問,馬上給我處理去!”隔著辦公桌,身穿黑色西裝制服、佩戴紅色領帶的李海明和企業負責人相對而立,拍著自己的胸脯,聲色俱厲、言辭尖銳。
 
  這是12月5日發生在蔚縣信訪局的一幕。當日,70多名農民工到信訪局反映工資被相關開發商拖欠的情況,涉及到的農民工來自四川、湖北,也有蔚縣本地人。李海明介入后了解到,雖然涉事開發商并非惡意欠薪,但由于和承建企業在工程款和材料費方面存在糾紛,最終導致未能按時支付農民工工資。李海明當場斥責企業負責人的情景,被門外的同事拍下,并上傳網絡。
 
  經其調解,次日,70多名農民工被拖欠的200萬工資款在信訪局當場結清。
 
  然而,在河北省涿州市任然有開發商打著養老項目的名義,在政府的眼皮底下私自開發小產權房,并拖欠農民工工資。
 
  爆料:小產權房遍地開發
 
  “小產權房”是指在農村集體土地上建設的用于出售的房屋,一直以來都是國家治理和打擊的對象,早在2009年,國家有關部門就指出地方政府要監管好,并堅決叫停小產權房的建設,2012年,由國土資源部、住建和城鄉建設部聯合下文《關于堅決遏制違法建設、銷售“小產權房”的通知》,要求各級行政主管部門對在建、在售的“小產權房”堅決叫停、嚴肅查處。
 
  百尺竿鎮位于涿州市西北部,共有32個行政村,其中有7個行政村與北京市接壤,因為地理位置的優勢,導致這里小產權房開發泛濫成災。根據爆料人張某提供的工程終止合同協議書及人工工資結算清單顯示,位于百尺竿鎮孫康莊村境內的幸福小鎮住宅樓,實際上就是小產權房開發,而開發商卻打著涿州市永頤養老服務有限公司的名義。
 
 
  據爆料人介紹:幸福小鎮的開發商是原孫康莊村的村主任,以他在當地的勢力,開發了這里的小產權房。根據我們的了解,沒有任何土地、規劃、準建等手續,現在樓盤卻建好了。我們因為拿不到農民工工資,所以后期就終止了施工合同,撤離了工地。
 
 
  現場:小產權房拔地而起
 
  在孫康莊村幸福小鎮的樓盤前,筆者發現,這里共有兩個樓盤,總高為六層,并配有電梯,其中有少部分房屋已售出,由戶主入住。
 
  在百尺竿村境內的瑞景花園,筆者發現這里的配套設施基本完成,大部分以開發別墅為主,顯得極為氣派,只有出入小區的大門口兩棟樓盤為四層,分別為C、E兩棟樓。反映人說這兩棟樓就是我們建的,也是小產權房,沒有任何手續,同時也拖欠著我們的農民工工資。而從導航上顯示,這里離鎮政府只有五公里,當地政府對此卻視而不見。
 
 
  農民工:血汗錢兩年無果
 
  據爆料人姜某介紹,這兩處小產權房的施工建設,都是他們帶著農民工承建的,可是現在已經過去兩年了,一部分農民工工資到現在還沒有付,我們傾家蕩產的給工人發了工資,可是我們自己的生活都沒有了著落。
 
  對于農民工工資問題,姜某很無奈地說,兩年來,不知道我們跑了多少趟,來來回回的從鎮里到市里,有些接訪我們的領導都很熟了,可是他們卻來回推諉,像踢皮球一樣,就是不給我們解決問題。
 
  根據姜某提供的工人工資結算清單顯示:早在2018年6月20日前就應該付清農民工工資。
 
  質疑:政府的監管職能去哪了
 
  對于小產權房的治理工作,中央一直在重申,并出臺了一系列的政策,可是在當地一些政府部門卻視而不見,甚至充當開放商的保護傘,致使一些非法樓盤,在他們眼皮底下拔地而起。
 
“  各級政府和國有事業單位不得以任何理由拖欠農民工工資。”李克強總理12月4日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時強調。當天會議通過了《保障農民工工資支付條例(草案)》,明確政府屬地責任和部門監管責任,要求按約定及時足額支付農民工工資。同時會議通過的(草案)規定:建立拖欠農民工工資“黑名單”,對拒不支付拖欠工資的可依法強制執行,涉嫌犯罪的移送司法機關處理。
 
  對此,丁某提出了一系列的質疑:為什么中央的政策在涿州就變了味、走了樣?兩年了我們的問題就得不到解決呢?當地政府的監管職能哪里去了?上級的政策何時在這里才能落地有聲?(文/萬正義)

點擊進入莞訊網首頁>>

品牌介紹 | 廣告服務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 網站地圖 | RSS訂閱 | DMOZ目錄
本站部分資料來源于互聯網轉載和網友發布,如侵犯您的權益,請聯系我站客服,我們將盡快處理,謝謝合作!
Copyright © www.0092574.live Inc. All Rights Reserved.莞訊網
东方6十1中奖等级规则